温馨提示  服务反馈  在线预约  联系我们  电视直播  收藏本站
本色视觉
本色视觉摄影在线客服 本色视觉摄影高端客片欣赏
您现在的位置:主页 > 新闻动态 >

80年前“春运”:车票中英文对照 就是没座号
POST TIME:2018-10-07 15:58    read:73
通知公告
我们的营业时间:早上09:00 ~ 晚上22:00    咨询电话:021-62855306  13636399188    联系地址:上海市金沙江路155号3号楼101室(华师大中门)    

  时下正值春运高峰,车站人流滚滚,抢票软件牵动着无数人的神经。身处一年一度之“大迁徙”的潮流,我不禁起了好奇之心,80多年前,当火车刚刚进入普通人的生活,人们在车票不预售、座位不对号、报站无广播等种种今人无法忍受的条件之下,又是如何渡过春运这个难关的呢?

  假如我们把时光倒推到80年前的今天,年关将至,城里的男女老少都开始炸煎堆、洗邋遢,欢欢喜喜准备过年了,老家在外地的游子们,思乡之情也一天浓似一天。不过,与现在一连七天的长假不同,那时元旦有法定假,过年却是一天假期都没有的。没办法,刚推翻清王朝的主政者急着与国际接轨,农历年是他们急于扫除的“封建残余”。所以,那些在“衙门”里当差的大小职员,就别想回家了;不过,如果你是学生或教员,倒不是一点指望都没有,虽说官方明令不许放假,但学校里看门的、端茶倒水的杂役以及刷马桶的阿姨全都回家过年去了,学校运转不下去,大家自然可以一窝蜂回家了。

  回家过年,想想都欢喜,可返乡的路却不好走。那时候,飞机是极少数土豪才坐得起的。从广州飞往南宁,不过五百多公里的飞行距离,一张机票却要花掉好几十个银元,相当于一个局长近一个月的薪水,普通人想都不敢想。坐船吧,便宜是便宜,可毕竟还是太慢,去往邻近地区还行,要住得远一点,得在水上晃悠好几天。所以,兜里稍微有几个钱的小生意人、教师、学生乃至务工一族,大多会考虑坐火车。毕竟,就算是从广州去武汉,也只要40多个小时就到了。

  坐惯了武广高铁的我们,多半会觉得这简直是龟速,但当时的人们完全不这样认为。1922年,北大教授吴虞从北京去汉口,在火车上晃了两天,下车后抖一抖身上的煤灰,心满意足地感慨道:“2400里(1200公里),此时即到,可谓神速矣。”

  坐火车,先得买票。那时完全没有预订车票这回事,车票一律在开车前定时销售,长则提前两小时,短则提前20分钟。从广州出发,有三条铁路线,广三铁路,从广州开往三水,1903年修通,起点站在芳村的石围塘站;广九铁路,从广州开往香港九龙,1911年修通,起点站在大沙头;粤汉铁路,1916年开通广韶段,1936年,到广州到武汉全线贯通,起点站在黄沙。那时也根本没有联站售票这一说,作为一个普通乘客,你想坐哪一条线,就得去相应的车站买票。春节将至,不管去哪个站买票,可都得赶早。广三铁路石围塘站的售票处只有13.5平方米,其他车站的售票处的面积也有限,一旦去晚了,能不能挤进去都难说了。

  好不容易挤进售票处,你伸长脖子一看,一个个狭小的售票窗关得紧紧的,其实说“窗”都有点言过其实了,说“孔”可能更合适,售票口外,一道木栅栏将心急如焚的旅客隔开。不过,那时的火车票分等级,还分窗发售,一二等车票价格高昂,一般人不愿出这个血,所以窗前不算挤;可三等车票的售票窗前却早已挤作一团了。待到售票铃一响,窗口一开,但见一股人流,一齐拥向窗前,个个都挤得脸红脖子粗。难怪梁实秋先生曾在《火车》一文中写道:“买票的时候,力气稍微弱一点的,或有性命之虞。”

  拼命抢到了火车票还好,最倒霉的是,好不容易挤到窗口了,里边的售票员却冷若冰霜地来一句:“没票了。”那一刻,简直是如雷轰顶。不过,经验丰富的“老司机”绝不会就此放弃。他只消陪个笑脸,额外奉上几角银币,或港币一张,售票员没准就会变戏法一样,拿出一张车票。倘若车票真的卖完了,车站外还有“黄牛”呢。据史料记载,广九铁路大沙头车站附近,最多时有300多个“黄牛”出没,大不了多加点钱呗,还是回家过年要紧,再说“黄牛”也要过年的不是?

  “拥挤!拥挤!三等车变成五层楼了。‘最高一层’的乘客,兵士居多,高踞车顶;第二层的人,高卧在行李架上;第三层的人,坐在座椅靠背上;其次,座椅上,最下一层,坐地板上……”

  按当时的惯例,一般在列车开车前两分钟停止售票,最后拿到车票的人,得拿出百米冲刺的劲头去赶车,迟一步,车开走了,虽说凭票可以搭乘下一趟车,但那时候,广三铁路石围塘到佛山之间一天只开行3对列车,石围塘到三水之间一天只开行1对;广九铁路一天只开行4对;广州到韶关之间一天只开行1对;在1927年春节前夕,广三铁路倒是开行了一趟临时客车,但也是杯水车薪。所以,一旦错过车,没准就要等到第二天才能走,游子个个归心似箭,谁愿意多等一天啊?

  买车票的经历让人不堪回首,但那时的火车票倒是很摩登,中英文对照,日期、车厢等级、票价、有效期限一应俱全,可再仔细一看,最关键的信息——座位号,却是怎么也找不到的。原来,在那个年代坐火车,是根本不用对号入座的。翻开当时的老照片,一等车厢陈设豪华,乘客坐的是沙发,脚下踩着软软的地毯;二等车厢是舒适的软椅,由于价格昂贵,一张二等车票就抵得上一个雇工半年的收入,一等车票更是贵得离谱,所以一二等车厢的座位基本不用抢;一到三等车厢,座位改成了硬硬的木椅子,可这木椅子,却还是要使出吃奶的劲去抢的。

  20世纪30年代,有个知名小说家,名叫程瞻庐,他曾这样形容三等车厢的拥挤:“拥挤!拥挤!三等车变成五层楼了。‘最高一层’的乘客,兵士居多,高踞车顶;第二层的人,高卧在行李架上;第三层的人,坐在座椅靠背上;其次,座椅上,最下一层,坐地板上……因为拥挤的缘故,我左脚上的袜带脱了,使一个金鸡独立势,提起左脚,把袜带搭好了,然后踏下,却已失去了原有的立足地……”看了这段文字,不用我多说什么,你都可以知道那张硬硬的木椅子有多珍贵了。

  “金鸡独立”已经很惨了,但麻烦还没完,当时的列车并无广播报站,所以全靠旅客自己打醒精神。否则,一旦坐过站,补票是小事,再遭一次这样的罪,谁受得了啊?记者王月华图/fotoe


Tag:新闻动态英文  


本色视觉五星服务个人写真摄影馆

dedecms模板

Copyright © 2012 织梦58 All Rights Reserved.    公司地址:中国上海市金沙江路155号3号楼101室(华师大中门)
咨询电话:021-62855306  13636399188     Power by DedeCms沪ICP备09025159号